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

人妻交换

  »  

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】第二十五章(下

二十五、步步惊心(下)

说实话,我一直怀疑,自己最近是不是踩到狗屎了,怎么这倒霉的事情,就是一件接著一件的发生那?

这边我还不知道之后怎么跟小欣解释那天我出现在了教学楼的事,那边本来应该尽量躲藏自己,不发出声音的小欣就来了这么一下。

没错,那个声音是床下的小欣发出来的。我猜测她应该是刚刚高潮的时候,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浑身颤抖的生理反应,导致身体的某个部位碰到了床板。

我相信现在她也已经吓坏了,本来还在剧烈抖动的黑影,一下次硬生生的僵住了。

我谨慎的把百叶窗的玻璃慢慢拉好,想要掩耳盗铃的告诉自己,我没有听见,但是掩耳盗铃始终是个错误的做法,在刚刚结束了一场性爱大战后的安静房间里,那一声撞击声是很难被掩盖的。

“什么声音?”

这是小蕾的声音,毕竟阿涛知道床下藏著小欣。

“啊?什么声音?我不知道啊?我没听见啊。”

对于阿涛此时的说词,我有些无语,也有些无奈。我看的出来,他现在也有些晃了,但是你这个话,说的也太可疑了吧。还没听到?刚刚那一声,只要不是聋子,就能听得见,好吗?

“嗯?你没听见?就在这发出来的。”

听了阿涛的话,小蕾坐起了身子,然后指了指床铺上枕头的旁边位置。那是小欣此时脚的位置。

“啊?没。。。没听见啊。”

话都已经说了,现在阿涛也不能再反悔了,只能硬著头皮说道。

“你是聋子吗?”

小蕾的声音已经有些愤怒了,我百分之百的确定,她已经起疑了。

“真的有声音吗?不会是老鼠吧?最近说是这附近有老鼠。”

阿涛终于找到了一个像样的借口,但是貌似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“什么老鼠!老鼠能发出那么大动静。刚才你半天不开门我就觉的不对,你TM是不是藏人了?”

对于阿涛的东拉西扯和睁眼说瞎话,小蕾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,之间她忽然起身就要下床,还好原本她就在床的里侧,阿涛躺在了床的外侧,现在她要下床就必须越过阿涛。

“我藏什么人啊?赶紧睡吧,别闹了。”

见她起身,阿涛知道不好,赶紧伸手去拉她。

“藏没藏人看看就知道了!”

六姐此时已经认定了床下肯定藏了一个人,所以对于阿涛的拉扯,只是一甩手就挣脱了。然后一步跨过阿涛,下一步就已经站在了地上。
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,床下的人影一动不动的等待著,自己身败名裂的未来。床上的阿涛满脸错愕的注视著,自己的女友一丝不挂的慢慢弯下腰。那不是在挑逗他,而是即将掀去他的假面,让所有的过往大白于天下。

房间中静的可怕,静的令人窒息。

小蕾弯下腰,伸出手,掐住床单的底边。

寂静的房间中,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。

却并不能阻止小蕾的动作。

她微微一楞,轻扫了一眼声音的来源。

一无所获。

再次转过头,盯著床下的方向。

手一点一点的向上提。

灯光已经开始成斜角度的照进床下。

床下的黑暗部分越来越少。

小蕾继续向下弯腰,想要一看究竟。

她弯下去了,终于她的视线低过了床沿。

终于她的视线看向了床下。

那有什么?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黑暗。

只有黑暗。

都是黑暗。

周围的一切在她即将看进去的时候,都陷入了黑暗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小蕾疑惑的声音问道。

“啊?啊!可能。。。可能停电了吧。”

刚刚呆若木鸡的阿涛,缓过神来,赶紧说道。

黑暗,所有的灯光在那一瞬间都熄灭了。整个房间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怎么会停电?”

小蕾带有疑问的话,在黑暗中传来。

“我都说了有老鼠,可能咬到电线了吧。”

阿涛的智商此时也终于恢复了过来。找了个恰当的借口。

“真的有老鼠?”

小蕾还是有些不信。

“真的,最近这片小区老鼠很多。刚刚那边有一声响,你不也听见了吗?可能是老鼠把那边的电线咬断了。”

阿涛知道小蕾动摇了,所以赶紧趁热打铁。

“啊!~”

黑暗中,我不知道小蕾的动作,不过在一声惊呼后,就是床铺的响动。我估计是小蕾被吓得跳到了床上。“那。。。那怎么办?”

小蕾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“没事的,其实老鼠比你还害怕。你这么叫,估计他们早就被吓跑了。赶紧睡觉吧。”

呵,这阿涛还玩起了欲擒故纵。

“不。。不行。。。有老鼠,怎么睡。要。。。要不。。我们出去住吧。”

果然,小蕾接受不了和老鼠同住一个房间的提议。

“啊?出去住?刚刚累死了,别折腾了。老鼠可能已经被电死了,没事的。”

阿涛现在反倒气定神闲的说道。

“不行!要嘛出去住,要嘛你送我回寝室。”

小蕾已经有些生气了。

“唉,好吧,好吧。那姑奶奶起来穿衣服吧。”

阿涛故作无奈的说道。

“我。。我不敢下地。。。你去把衣服给我。。。”

小蕾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“唉,麻烦。”

阿涛说著,然后我就听到了下地声音,接著是窗帘就被拉开了。

一丝微弱的月光照了进来,现在小蕾已经相信了房间内有老鼠,所以她应该不会在借著这点月光去查看床底了。

果然,拉开窗帘后,阿涛有转身走向小蕾的衣物,然后一一递给她,她现在还是不敢下床,只能站在床上开始穿衣服。

此时我才松了一口气,小蕾终于要被忽悠走了。

刚刚小蕾要下床查看的时候,我差点没紧张得背过气去。眼看著她已经站在地上,即将掀开床单。为了保护小欣的名声,我被逼无奈的,只能启用我的后备计划。转身用手掰开旁边格子的挡板,然后拉下电闸,才将将在小蕾即将看到小欣的那一刻,让整个房间失去光明。

还好我之前帮阿涛选的窗帘,挡光效果的别好。拉下电闸后,房间里真的是一片漆黑,就是当时小蕾和小欣面对面,只要感觉不到呼吸,就根本不会发现对面有个人。

还有让我庆幸的是,我在那一声“咚”之后,就下意识的先把我这边的玻璃窗关上了。要不然,我掰木板的声音,在小蕾听来就不会那么小了,她就不会相信,那是老鼠发出来的了。

总之在各种机缘巧合我,我和小欣算是又逃过了一劫。

我的脑子一直在思考著,外面的两个人也忙活的差不多了。小蕾已经坐在床边穿好了鞋子,等待著。阿涛则大大咧咧,一脸不情愿的提著裤子。

又过了有半分钟,阿涛终于在小蕾的愤怒即将爆发之前,收拾妥当了。

看他已经收拾好了,小蕾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拉住他的手,就往外走。

那不是走,那就跟跑差不多,看得出来,现在小蕾是一刻也不想在这个房间多呆。

两个人出了卧室不到10秒钟,就传来关门的声音。

这个房子的主人和夫人走了。整个房间好像真的已经没有人了。但是谁能想到,在这个没有主人的房子里,在两个阴暗的角落里,还有两个人在躲藏著。躲避著夫人,也躲避著对方。

我没敢合上电闸,怕小欣会起疑心。只能在黑暗中,接著月光,紧紧的盯著床下的方向。

此时那里的黑影消失了,我知道她没有消失,只是已经彻底融入了黑暗。

黑暗中的她在做什么?在思考?在伤心?在焦虑?还是在后悔?

我足足盯著那个方向看了大概有五分钟。终于在床边有光亮的地方,一团黑影慢慢长了起来。

是的长了起来。黑暗中,一团遮挡住了光的黑影,从地下一点一点向上,就好像庄家生长一样,慢慢的越来越高。

还好,我知道那是小欣,要不然绝对把现在的场景当成一部恐怖片。一个阴森的房间里,一个黑影不断的变大,这绝逼能把人吓死。

那个黑影,终于不再变大了,在月光的照射下,我也依稀能看到她的脸了。

小欣,这个我深爱的女孩,在这个阴暗的环境下,仅仅只穿著胸罩和内裤,其他的衣物应该就是她手里紧紧攥著的那团东西。

她的脸色有些落寞,有悲哀,有难过,还有些无助。

就在这个房间里,小欣被人胁迫,委曲求全的与人交合。也是在这个房间里,她深陷泥潭,被人调教,被人羞辱,甚至被人内射。还是在这个房间里,她为了躲避室友,藏在床下,听人家欢愉的做爱,听人家轻蔑的讲述她的故事。

在这里,她无助过,悲伤过,挣扎过,反抗过,但依然无法逃离。

床下的阴暗和肮脏,在她看来,就好像在讽刺著她的过往,她的经历和她的心灵。

她轻轻的用手擦拭著自己的身体,虽然床下并没有多脏,但是她好像不光是为了去掉灰尘,也想擦去自己污秽的过往。

就这样,我心疼的看著她独自在黑暗中一遍又一遍的擦过自己的肌肤,如果现在有光的话,我想她那原本雪白的肌肤,应该已经有些发红了。

她的表情呆滞,所有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,就这样持续了有近十分钟。

“唉~”

一声轻轻的叹息,悠悠传来。

她好像已经清醒过来,转身坐在床沿,开始穿起了衣服。

很慢,很仔细的穿著。

大概有三分钟左右,一切收拾停当。我以为她会起身离开。可是她却沉默的坐在那里,没有动。

她轻轻的拿出手机,按亮屏幕,手机的光照射到她的脸上,依然没有表情,不过由于有了光亮,我依稀看到了她脸上的泪痕。

泪痕已经干涸,我无从猜到,她是在什么时候流的眼泪。是在床下因为害怕流泪,还是刚才想到自己的悲惨经历而流泪?

她静静的盯著手机屏幕,没有按键,也没有关闭。仿佛在思索著什么。

思考了良久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开始按键。

我看不到她的键盘,不知道她要做什么。不过我依稀感觉,她是在给我打电话。

果然,她刚刚播完号码,把电话放在耳边,我放在一旁的手机,屏幕亮了。

还好,我就怕有这种情况,手机设置了静音,无震动模式,同时把它放在一个死角。就算手机屏幕亮了,外面的人也发现不了。

看著电话上显示的“欣宝”,我的心里一阵绞痛。现在的她需要安慰,需要体贴,需要支持,但是我却不能去接。只能无动于衷的注视著。

电话一直在亮著,小欣也一直在等待,然而她此时的等待却只是徒劳。

一次拨叫时限很快就到了。小欣静静的听著电话里的提示音。仿佛现在只要有个声音能够陪伴她,对她来说,就是莫大的安慰。

她听了一阵,然后轻轻挂断。

她慢慢起身,然后拿起挎包,向外走去。

她刚刚出了卧室,我的电话有亮了起来。

我低头看著“欣宝”两个字,手紧紧的握著电话,用力的向外倾听。

终于外面传来了关门的声音。但是此时我依然不敢接通。只能揪心的默默坐著。

电话再一次到了时限而挂断。

之后我等了有2分钟。才轻轻的拉开了密室的门。

由于现在房间里已经断电了,所以门锁也已经失去了作用。

出了密室,我轻手轻脚的,在房间里走了一圈,确定没有人了。然后又跑到房门处,检查房门已经锁好。

一切都确认好后,我赶紧又跑进了密室,拉好了门,好像现在只有这里才能给我安全感。

坐在地上的床铺上,我调整著情绪。然后拨通了小欣的电话。

“喂?”

电话刚刚拨过去,就接通了,好像小欣一直在等待著一样。

“喂。亲爱的。你找我?”

我故意装作轻松的问道。

“嗯。你在干嘛?”

小欣的声音很平,如果光听声音的话,会觉得有些落寞。

“我啊?我刚才帮二哥补作业来著,然后去洗脸,回来看到有你的未接来电。”

我必须把刚刚没接电话的事圆上啊。

“哦。”

小欣只说了一个字。我不知道她是在等我说,还是在考虑自己怎么说。

“怎么了?我听你的声音有些不开心?”

我知道小欣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,所以我就是要主动问起,让她说出她觉得能说的,我好找机会劝劝她。

“没什么,就是刚练完舞,有些累了。”

她听到我的话后,有些慌乱,之后就尽量开始强大精神。

“嗯,下个月就要演出了,这段时间累坏了吧,等我忙完这几天,我们一起去逛街吧。”

看来小欣还是不想跟我说太多,我也只能将计就计了。

“嗯。。好。。那。。那个。。”

小欣说话,开始有些犹豫起来。

“怎么了?说话吞吞吐吐的。”

我继续装作无意的问道。

“哦,没。。没事,外面有些冷。”

小欣赶紧解释到。

“是啊,这几天降温,要多穿点啊。别著凉了。”

我关心的说道,这次是真的关心。

“嗯。。小。。小耗子,我想问你点事。”

电话里的小欣好像鼓了半天的气,才把这句话说出来。

“什么是啊?”

我一时间想不出她要问什么,但是隐隐又感觉有些不对,好像自己忽略了什么。

“那。。那个,上周五,你去过教学楼?”

小欣声音越来越低,但是我能感觉出来,声音虽低,但是绝对用了全力。

我操,我怎么把这茬忘记了。刚刚我了掩护小欣,我去拉电闸,然后等阿涛他们走了,又心疼小欣的无助,在之后,就给小欣回电话,完全忘记了六姐说在教学楼看到我了这件事。

现在小欣问题,我该怎么回答?不承认?显然是不可能的,六姐亲眼看到了我,我要是这么说,就属于欲盖弥彰。承认?那我去干嘛?

“啊?上周五?”

我重复著小欣的话,为了给自己思考的时间。

“哦,对啊,我去教学楼了啊。”

脑子告诉旋转之后,我承认了下来。

“那,,你去那干嘛?”

小欣问的很小心,但是此时如果我在她旁边,我会告诉她,别这么问,这么问就显的你心虚了。

“去找你啊?”

还好,她是问我,我明知道她心虚,也装作不知道的答道。

“找我?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?”

小欣还在追问。

“我电话没电了,再说那天我也不是主要要找你。这几天我不是帮二哥补作业嘛,那天缺本材料,我就要去图书馆里找。然后正好路过艺术楼,我就想去看看你们还在排练不。”

“想偷偷看看你,嘿嘿。结果我过去的时候,舞蹈室都关灯了。我估计你们回寝室了。哦,对了,我当时出来的时候,还遇到三姐了啊,我问过她说你去哪了。她说你可能出去买东西了。她没跟你说吗?跟三姐分开后我就直接去图书馆了啊。怎么了?”

刚刚我仔细的回想了一遍那天的所有事,发现三姐原来是我的福星。因为她能给我提供一个最好的证明。那就是时间证明。

(待续)

上一篇:【诱人小姨学电脑学上床】【作者:袜裤六九郎】【完】 下一篇:版主最好能帮我一下
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